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游戏动态 > 游戏资讯 > 详细内容
网游“外挂”:两位北大才俊的滑铁卢
发布时间:2009-6-5  阅读次数:3868  字体大小: 【】 【】【

网游“外挂”:两位才俊的滑铁卢

引用:  新浪法律与生活专题 2007年10月10日11:42 《法律与生活》杂志

  本刊记者/李云虹

  随着北京市首例进入刑事领域的网络游戏外挂案尘埃落定,两位毕业于北京大学的青年才俊的命运发生了惊天逆转。

  2007年8月17日,已为人母的刘红利无法体会作为母亲的喜悦与幸福。这天她的丈夫谈文明拿到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法院认定谈文明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刑期比海淀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延长了三年半。

  东窗事发

  2005年2月1日,北京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处接到广州光通通信发展有限公司委托人的报案称,广州光通通信发展有限公司是网络游戏《恶魔的幻影》(又名《传奇》三代)在中国大陆唯一的合法运营商,北京国创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吉芙德资讯有限公司擅自利用007网站非法传播该游戏智能外挂,牟取暴利。

  接到报案后,侦查人员立即投入调查,在掌握了一定证据的情况下,于2005年7月25日正式立案进行侦查。

  2005年9月8日清晨,当北京通广恒泰商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谈文明走出家门,打算开车出行时,被守候在此的警察抓获,同时在这一天被抓的还有他的妻子刘红利和大学同窗沈文忠。

  35岁的谈文明是贵州省贵阳市人,妻子刘红利是他的高中同学。“谈文明非常聪明,说话思路清晰,脑筋转得很快。他很独立,有着满腔的创业激情”,他的代理律师、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王正志对本刊记者如此形容他眼中的谈文明。

  从谈文明耀眼的人生履历表内,也能窥见其多么才华横溢。

  谈文明的父亲是当地教育局的干部,母亲是小学教师,自小谈文明就在一个良好的家庭氛围内成长,他的学习成绩也是一直名列前茅。高考前,谈文明被保送到了

北京大学物理系理论物理专业。这对于他们一家而言,无疑于是光耀门楣的一大喜事,为此,母亲的嘴角终日挂着笑颜。

  结束了4年的大学生涯后,谈文明并未留在北京,而是选择了去广东做销售。4年的销售经历,让他获得了人生第一桶工作经验之“金”。在这期间,他与刘红利结婚了。

  同为高中同学的刘红利,身高1.60米,大眼睛,眉目间透着一份清秀。高中毕业后,她考入了武汉大学环境科学系。毕业后,在当地一所干部学院担任教师一职。

  1996年,谈文明任职于新加坡爱捷特公司,担任软件工程师。妻子刘红利也随同他一起来新加坡生活。这次跳槽对于谈文明而言,可谓是如鱼得水。在新加坡的这家公司,他一待便是3年。

  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后,他选择了回国发展。1999年,谈文明应聘于瑞星科技股份公司,并担任副总裁一职。在瑞星研发部,聚集了各种顶尖编程天才,其中有15岁就免试保送北京大学的少年;有曾在国外任上市软件公司研发部经理的技术管理人才;也有学历仅高中毕业、但已是业界编程大腕的怪才。

  2000年,谈文明将大学同班同学沈文忠介绍到了瑞星公司,当时,已经拥有北大硕士学历的沈文忠一来瑞星公司,就担任网络部经理。

  沈文忠是湖北省宜昌人,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没有工作。他的女儿今年已经9岁了。在高中同学陈少伯有限的记忆里,“沈文忠是我们1988年高考的理科

状元,考上了北大物理系,后来念了计算机的研究生。他毕业后回到老家葛洲坝集团,那时我也在葛洲坝集团,他做电脑,我在医院工作。他感觉不好,理想抱负都不在那里。他在瑞星做得挺好,部门主管,那时一个月就能拿2万多元。后来,我到天津,我们通过一次电话,他说已经出来自己干了,跟一个大学同学”。

  在当时的瑞星,谈文明、沈文忠和另一位同事并称为“北大三剑客”。

  据代理律师王正志介绍,谈文明在瑞星公司的发展很不错,曾经有一项政府奖励就98万元。

  激情“创业”

  在瑞星公司呈上升态势的谈文明选择了离开公司,另起炉灶。据了解,有人说是因瑞星高层人事变动的结果,也有人告诉记者,是谈文明渴望通过自己的智力赚更多的钱,所以2004年从瑞星辞职。

  2004年,网络游戏风靡之时,创业心切的谈文明“凭感觉,觉得这里能获利”,盘算着在网络游戏的收益中分得一杯羹。在多款网络游戏中,谈文明将目光锁定在了《恶魔的幻影》这款游戏身上。事实上,早在2003年,谈文明就已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通广恒泰商贸有限公司,他担任公司法人代表,而妻子则为公司股东。

  案发后,谈文明在向办案人员供述时表示,“我觉得《恶魔的幻影》游戏的发展潜力很大”,投身于这款游戏,能获得不少利润。

  2004年年初,谈文明下定决心,“要在这一领域做出一番事业”,随即,他召集了同学、同事等多人开始研发针对《恶魔的幻影》这款游戏的外挂软件。

  据办案人员介绍,所谓网络游戏外挂,是一种可以与合法出版的网络游戏程序挂接的辅助程序软件。通俗地讲,游戏外挂就是一个“作弊”程序,它可以帮助玩家实现用最少的时间和金钱完成功力升级、过关斩将和获取更多更好的虚拟物品。比如“一剑必杀”,就是在一招之内使对手毙命,还可以不停补充血格,保证玩家战无不胜。

  在网络游戏中,习惯使用游戏外挂软件的玩家基数非常高。“在2002年到2003年,做外挂的技术人员比较少,那时做外挂卖一年能赚2000万到3000万元。”《恶魔的幻影》网络游戏中国大陆代理商——广州光通公司营销部经理许锋表示,“现在做私服、外挂的技术人员越来越多,虽然有的纯粹是出于炫耀技术,但很多的是为了获得金钱的回报”。

  2004年6月,谈文明找到已经离开瑞星公司的沈文忠,和他谈起一同创业的事情,并许诺给他优厚的待遇。当时已经在北京二十一世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任技术经理的沈文忠思索了两个多月,“想自己干一番事业,积累资本”。最终,他下定决心,辞去了当时的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崭新的“创业”中。

  谈文明的研发小组经过八九个月的研发,2004年8月前后,外挂软件就研发成功了。软件研发成功后,研发小组内有两个人离开了。但这并未妨碍谈文明的“创业”。

  “此后,不断对软件进行测试、改进”,其间,谈文明的妻子还做了一项工作,利用“王亿梅”的身份证在多家银行开设了账户。而这位名叫“王亿梅”的人,并不存在。据刘红利供述:“这张身份证是我在北京海淀区某地购买的假身份证,当时我就跟给我办证的人说,打算用这个去银行办银行卡,那人还让我放心,说这个身份证是真的。”

  之所以办假的身份证,谈文明表示,也是为了“逃避处罚,将来真出事了,也不好查”。

  2004年9月,一切准备妥当后,“外挂软件开始正式销售”。

  谈文明和沈文忠一同创建了“007智能外挂网”和“闪电门户网”,前者是宣传,下载外挂程序的网站;后者是销售平台,开始销售007外挂程序。后来,他们又创建了“008智能外挂网”,这实际上是“007智能外挂网”的延续。

  巨额利润

  尽管谈文明在供述中反复强调,“是以个人名义来运作的”,但他们却分工分明。公司有两个部门,一个是研发部,主要负责外挂程序的升级以及研发,共有7人,由谈文明来负责;另一个则是客服部,主要负责网络维护等工作,共有3人,由沈文忠负责。而谈文明的妻子刘红利则负责财务。

  办案人员向记者介绍销售外挂点卡的流程,首先在“007智能外挂网”上有对游戏外挂软件的宣传,玩家可通过该网站进入销售网站——闪电门户网”通过网站公布的QQ号与公司联系,并按照外挂点卡价格向网站公布的银行账号汇钱。确认后通过QQ告诉购买者外挂点卡的用户名和密码,玩家就可使用外挂点卡进行游戏。

  据谈文明供述,外挂点卡有三种销售模式:其一,按5折价格给批发商进行销售;其二,玩家直接通过邮局汇款方式进行购买;其三,通过网上电子平台进行转账。

  2005年1月,北京市版权局发现了“007外挂网”销售外挂点卡事情后,曾强制其关闭该网站,并查扣了网络服务器。

  在这之后,谈文明等人“并未意识到严重的后果,看到别人也在做,因而怀着侥幸心理继续从事外挂点卡的销售”。在谈文明的脑海中,始终认为,他的这种行为最多也就是经济处罚,“根本到不了犯罪的地步,有赢利的时候,顶多也就是罚款了事”。

  秉着这一观点,谈文明的创业梦还在继续。

  随后,谈文明等人创建了“008智能外挂网”,以代替被查封的“007外挂网”。

  2005年4月,谈文明又研发出来“超人外挂”,“这款实际上是最初那款外挂的升级版本,可以代替玩家24小时的练级”。

  据了解,“008外挂网”,“007外挂网”销售的是《恶魔的幻影》游戏外挂点卡,收费标准是10元/月、50元/半年及80元/年。超人外挂网销售的是《恶魔的幻影》游戏超人外挂点卡,收费标准是15元/月、50元/半年和100元/年。

  据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等部门的鉴定,谈文明等人自2004年9月至2005年1月销售并充值的点卡133385张,截止到2005年9月7日以前的非法经营额按最低计算,为280余万元。

  终审判决

  据广州光通通信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游戏外挂破坏了游戏规则,造成游戏世界失衡。原来需要玩家玩半年才能做到的事情,现在只用两三个月就可达到。这无疑对使用正版软件的玩家造成了不公,也缩短了网络游戏的运营寿命。此外,游戏外挂增加了运营商的成本。“正常情况下,服务器可以容纳3000人上网,而使用外挂时只能容1500人左右”。而且,外挂会造成服务器瘫痪,使玩家不能正常登录,这些都无形中增加了他们的投入。

  该公司出具的一组数字,更能说明谈文明等人获利的背后所带给他们的“伤害”。

  外挂出现前,2004年8月,在线人数为241906人,收入为13290931.14元。而当外挂出现一年后,2005年9月,在线人数骤然减至35822人,收入也变为2104872.33元。

  《恶魔的幻影》游戏外挂案因证据确凿、充分和涉案数额巨大没有按照法院一般的民事侵权行为处理,最终进入了刑事领域。

  2005年9月8日,谈文明、刘红利、沈文忠被依法刑事拘留。由于刘红利被抓前,刚刚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做完人工受精手术,再加心脏不好,因而于当天被取保候审。

  2006年5月1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对犯罪嫌疑人谈文明、沈文忠、刘红利3人依法提起公诉。

  2006年9月7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此案。谈文明的辩护律师王正志认为,被告人的行为充其量只是民事侵权。谈文明自己也表示,“我开发游戏外挂,光通公司(本案的被害单位)也是受益人,这是网络游戏行业的潜规则,我的行为社会危害性不大,国外都是按照民事赔偿来处理的”。

  2007年年初,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支持了王正志的观点,没有构成侵犯著作权,但因为造成了严重后果,定罪为非法经营。谈文明、沈文忠和刘红利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一年半和缓刑。

  2006年4月,刘红利在医院生了一对双胞胎,而谈文明却无法听到孩子的第一声啼哭。谈文明和刘红利的父母都在北京,并且,谈文明的父亲重病。“他们没有选择上诉,作为律师,我们也是尊重当事人的看法。”王正志律师告诉记者:“我们都以为这个案子告一段落了,但当沈文忠的关押期限快到,家里人去接他时,法院的法官说他现在可以出去,但不是刑满释放,而叫取保候审,因为检察院提出了抗诉,案子进入了二审阶段。”

  2007年8月17日,北京市一中院作出了终审判决。

  从2005年9月犯罪嫌疑人被拘押,到2006年的一审判决,再到2007年8月终审判决,历时2年多的北京市首例进入刑事领域的网络游戏外挂案终于画上了句号。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7年10月上半月刊)

引用:  新浪法律与生活专题 2007年10月10日11:42 《法律与生活》杂志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2]
    暂无已审核评论!
Web Lite SWeTE: Simple Website Translation Engine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陆 | 编程论坛 | 给我留言

声明:本网站部分稿件来源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来自互联网,若侵犯您的权利,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


Copyright 2009-2015 redrose ( wgbcw.cn )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滇ICP备09007156号 Dict.cn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